首頁 | 明星 | 綜藝 | 電影 | 電視 | 音樂 | 娛樂視野 | 小編觀娛 | 視頻播報 | 特別策劃 | 娛樂不是圈
                      魯網 > 娛樂八卦 > 電視 > 韓日電視劇 > 正文

                      韓劇中年情 偽裝成反叛的正確

                      2020-06-08 10:43 來源:北京青年報 大字體 小字體 掃碼帶走
                      打印
                      讓“不占優勢”的感情可以被觀眾接受所謂同人不同命,這邊廂李泰奧出軌的結局是一無所有,讓人拊掌大呼痛快,那邊廂《花樣年華·生如夏花》的男主角韓再賢的出軌卻讓大家不忍苛責又掬一把辛酸淚。然而如果僅僅是因為二者曾經美好,就在有家有室的情況下公然復合,道德上仍然不占優勢,于是電視劇讓兩位主角的愛人都出軌在先,男女主角的出軌至少對家庭的安定團結不負有主要責任,甚至觀眾還會有種報復的快感。

                        魯網6月8日訊 圍繞“情感與倫理”這個主題的電視劇,似乎沒有哪個國家做得比韓國好。當青春偶像劇疲軟之后(明證就是韓國新生代中最有影響力的金高銀和回歸的偶像頂流李敏鎬的作品《國王:永遠的君主》遭遇了失敗),他們又將創作視野投向之前較少觸碰的中年人的情感世界。于是近年來陸續有《迷霧》《陽光先生》《有品位的她》《天空之城》《密會》等質量上乘的電視劇。甚至還出現了一種趨勢,電視劇中的主人公的年紀逐漸“后移”,比如最近大火的《機智的醫生生活》里面五位主角的年齡都設定在40歲以上;為我國觀眾所熟知的韓國女演員張娜拉在新劇《哦,我的寶貝》中年紀也為40歲。

                        今年的韓劇似乎很有默契地找到了一種可以調動大眾神經的敘事模式,既拋卻了《紳士的品格》這種輕松和偶像化的講述,也舍棄了《我的大叔》這種對社會灰色與個人心理的深度發掘,而是轉向以家庭為核心針對不倫情感的表述與呈現。爆款的《夫妻的世界》與《花樣年華·生如夏花》是其代表。

                        渣男不再臉譜化

                        但他還是得接受因果報應

                        《夫妻的世界》很像中國陳世美的故事。父母婚姻失敗且雙雙離世、自己打拼成為著名醫生的池善雨,同時擁有成功的事業、帥氣的丈夫、乖巧懂事的兒子,一家人溫馨和睦又美好。然而一根染色的女人的頭發和潤唇膏,讓池善雨認為丈夫李泰奧出軌了。在探查之后,直覺被印證為事實。妻子不動聲色地進行了復仇反擊,使其凈身出戶。

                        如果僅僅是這樣一個故事,它也不過是一部爽劇。此后的劇情發生了反轉:被掃地出門的丈夫,兩年后成為高票房名導演榮歸故里,在第二次婚姻中借助岳父的資本勢力實施反報復。池善雨不但丟了副院長的職位,還被搶走了兒子,痛苦到要自殺。若不是被救并因兒子而自強的話,也不能最后反手出擊,終于讓前夫也被現任妻子掃地出門。

                        該劇有幾處是此類題材電視劇之前所沒有觸碰到的地方。第一是渣男形象的塑造。這個韓國“陳世美”身上集合了既往電視劇中所有負心漢的特點——事業無成、靠妻子收入過活;不贍養也不孝順母親;更加重要的是他還花天酒地和出軌。不過他身上還有不一樣的性格色彩,他對兒子有著超乎尋常的父愛,另外對自己的出軌懷有樸素的接近純真的認知,認為那是愛情,是真情流露,不應該被苛責。

                        第二是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女主為了獲取商業機密也為了報復,色誘了好姐妹的丈夫,之后姐妹之間由近到遠,又由遠到近;池善雨和李泰奧之間復仇與反復仇,彼此用心機計謀要毀滅對方的同時,又有感情和肉體的牽連,對狗血劇情下所反映的有過情愛或夫妻關系的人剪不斷理還亂的狀態,可能是這部劇更具深度之處。

                        實際上,《夫妻的世界》并不是韓國的原創,它翻拍自BBC的《福斯特醫生》,對故事進行了本土化,設置了更加符合韓國社會情境的橋段。雖然有一些漏洞和人物性格前后不一的問題,但對于“出軌”在韓國文化和主流價值觀之下的批判保持了政治正確,最后男主雖然未像陳世美一樣被處以極刑,但也人財兩空,流落街頭。負心漢的凄慘結局,既符合因果報應這一樸素的民間邏輯,也完成了大眾媒介宣揚和維系主流倫理與道德的任務。

                        讓“不占優勢”的感情

                        可以被觀眾接受

                        所謂同人不同命,這邊廂李泰奧出軌的結局是一無所有,讓人拊掌大呼痛快,那邊廂《花樣年華·生如夏花》的男主角韓再賢的出軌卻讓大家不忍苛責又掬一把辛酸淚。何以他的出軌不被討伐,反倒獲得諒解,甚至觀眾還有企盼和祝福的意愿?

                        《花》劇講述了一對初戀情人在40多歲意外相逢,彼此都懷有初戀的情愫,于是接觸、躲避、試探,終于真情和激情復燃,克服各種困難,最后可能走到一起——之所以說“可能”,是因為電視劇還在播出中。

                        正如片名所昭示的,《花》劇實際上是兩個故事的“拼合”:男女主角在大學時期相知相戀,以及人到中年男女重逢,二者不斷發生時空轉變。

                        也不知“花樣年華”的劇名是不是受到王家衛的電影《花樣年華》的啟發,反正故事有極大的相似性。二人都知曉自己的配偶有了婚外情,只是女主選擇離婚,男主還在婚姻之中,二人因兒子同在一所學校而意外相逢,這么多年男主一直忘不了女主并在尋找女主。男女主角相識在韓國民主運動十分激烈的年代,男主熱衷參加運動,父親為檢察長的女主對男主一見鐘情,繼而追隨男主,又為了男主的前程轉身離去。

                        為什么這部劇中的出軌會被“認可”?一對璧人,遭遇了女主父親的棒打鴛鴦——這種似王母如法海的暴行是不得人心的,于是基于同情也基于對男女主角美好愛情的向往,重逢后的舊情復燃是有心理和邏輯基礎的。然而如果僅僅是因為二者曾經美好,就在有家有室的情況下公然復合,道德上仍然不占優勢,于是電視劇讓兩位主角的愛人都出軌在先,男女主角的出軌至少對家庭的安定團結不負有主要責任,甚至觀眾還會有種報復的快感。在此基礎上,又累加男女主角再次相戀相愛的必要元素:女主離婚后生活落魄,我見猶憐;男主多情又深情,雖然轉變為無情的企業家,但對女主念念不忘一往情深;更加重要的是女主在男主生活中的出現,讓男主良心發現,找回初心,從而成就更好的彼此。這三點要素的疊加,勢必調動觀眾產生共情心理,對于真愛的祝福就成為一種必然——何況他們倆還那么好看。于是到這里,出軌的道德劣勢完全為真愛的共情所消除,反而在故事的行進中消除了道德罪惡感。

                        在道德紅線以內

                        呈現情感中的復雜人性

                        實際上,電視劇展現負心、出軌、第三者等話題,雖然有很強的“吸睛”效應,但獲得高收視率、高話題度特別是高認同度,則是較難的一件事。

                        在《花樣年華·生如夏花》中,女主本身就是對不忠極度厭惡和鄙視的人,這是她與前夫離婚的原因;而男女主角很長時間內發乎情止乎禮,實際上也是女主對于男主家庭的顧忌和尊重。這些都是對于主流價值觀的維護,而更加主流的價值觀在于沒有愛和忠貞的婚姻不但是殘忍的,更加是不道德的。

                        人生曲折,人性也當然是復雜的,這才造成了《夫妻的世界》中男女主角即便離婚仍繼續相殺,糾纏不清,《花樣年華·生如夏花》中的男女主角分開20年依然不能忘情。感情的事,才下眉頭又上心頭,這或許是這兩部韓劇能夠獲得成功的最本質原因,對于感情、出軌,并不是簡單的非此即彼非黑即白,即便是被釘在恥辱柱上的李泰奧,也呈現了立體多面的形象和細膩的情感糾葛。電視劇生產者所主導的道德審判,服務于故事的開展,服務于觀眾情緒的調動,服務于收視率的獲得和市場份額的占有,這本身就是一場利用主流價值觀進行影視生產的行為,所以不曾有反叛和挑戰,只是迎合與把握。

                        呂鵬


                      責任編輯:曹戈藝
                      分享到: